下体扣烂小说 啊美人哦嗯

每人图第七集第二章全文阅读,每人图第七集第二章免费在线阅读-肆意橙子草帽文学网
第二章◆淫妖翼  茫茫荒野上,二男二女,正背着大大的包裹,艰难地行进。  这四人的外貌不过十几岁的模样,都是俊美至极,仿若天生璧人一般。  其中高个儿的少年更是容颜俊俏如绝色美女,只是眼中的威严冷漠,保持着他皇家尊贵的身份,令人不敢因他俊美而有所小觑。  两个少年身上背着巨大的包裹,里面装满乾粮衣物。而最小的清丽女孩背上也有包裹,虽然走路摇晃无力,却仍咬牙努力前行,甚至拒绝了较小男孩要替她背东西的提议。  另一个美丽女孩却空着手,轻鬆地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时而走到他们身边甜笑着说几句话,替他们打气加油。  这确实还挺管用,至少伊山近看到她清纯面庞上的妩媚笑容,就会觉得干劲高涨,身上背的那些东西一点都不觉得沉重了。  太子却沉着脸,看向自己妹妹的目光中充满忧色。  自从中了淫毒之后,湘云公主性格大变,虽然从前也是顽皮活泼,却还清纯不晓人事,现在却变得妩媚性感,勾引人的能力极强,却让她的哥哥更担心起来。  「要不要宰了那个小子,以保住湘云的贞洁?」他阴冷的目光盯在伊山近的背上。  虽然隔着几个大包袱,还是让伊山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回头看了他一眼,升起同样的心思:「杀夫夺妻,杀兄夺妹,要是真的做了这种事,恐怕不太好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明智地打消了心中杀机。  他们四人分成两股势力,彼此都相互需要,少了哪一方,大家都别想活着回去。  当午对那些怪兽巨鸟有威慑作用,只要她在身边,没有怪兽敢过来吃人。不然的话,就算太子有通天的本事,最后还是要被此地实力超强的奇异鸟兽吞到肚里,化成一堆大便。  而伊山近则需要他指路的本领。太子博闻强记,对凌乱野的了解是他无法相比的,更知道传说中仙阵的大致方向。有的时候,他还能施展龟甲卜算之术,推算凌乱野的中心位置所在方向,如果干掉了他,伊山近很可能要和当午终老于此,再也回不去故乡。  因此,大家还是各装糊涂,等回去再拚命不迟。为了在路上走得开心一点,保持团结温馨的气氛,伊山近不惜降尊纡贵,走过去笑咪咪地搂住太子的肩膀道:「累了吧?要是累了,我们就先歇一会儿!」  对于他递过来的橄榄枝,太子也不好拒绝,点头道:「好,我们在前面那片树荫下面休息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向那片树荫,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的手。  他们放下背上的大包袱,正要在大树旁坐下,突然听到一声尖叫,都不由得跳了起来。  发出尖叫的是湘云公主,如果她被怪蛇毒虫所杀,太子一定会发狂,这个队伍很可能陷入分裂和自相残杀之中。  湘云公主此时却是毫髮无伤站在大树边,纤美娇躯剧烈颤抖,满脸都是兴奋的红晕,指着前方颤声道:「那里、那里有宝贝!」  前方不远的地面上,有光芒闪动,远远看去,像是极大块的宝石之类。  湘云公主欢喜地奔跑过去,蹲下抱起一块巨大宝石,欣喜地叫道:「真的是宝石啊,最漂亮的红宝石!」  那宝石足有拳头大小,被她拭去上面附着的泥土,闪闪发光,果然是珠光宝气,令人目眩神迷。  太子担心她的安危,也走过去,看着地上遍布的宝石,也忍不住蹲下身开始挖地,将地下埋藏的一大块蓝宝石挖出来,捧在手中左看右看,点头道:「果然是上好的宝石,难得有这幺大,就是在皇家宝库中也少有见到。」  虽然他努力皱着眉,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可是唇边却忍不住升起一丝微笑,显然也是很高兴。  伊山近走到他们身边,抬脚踢起一块绿宝石,问:「这东西能吃能喝吗?还是能用它雇到人替你卖命打仗?」  他现在一点都不缺钱,美人图的空间里放着的金银财宝就足够他用上几百辈子了。虽然看到这幺多宝石有些好奇,可一想到自己现在待的地方,又丧气起来。  「真煞风景,」湘云公主一边忙着从地下挖出宝石,一边不满地道:召追幺漂亮的宝贝,就是拿在手里看着也高兴!」  「那你自己拿着吧,这幺沉,我可不帮你背!」伊山近转头看看当午,却见她虽然是乖乖地跟在自己身边,看着那些宝石的目光却也有些炽热癡迷,只好摸摸她的头,歎道:「女性是抵挡不住宝石的魅力的,这我知道。去挖吧,挖出来多少,我背着就是!。」  当午犹豫着摇头,却还是禁不住他的催促和心中的渴望,也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开心地挖起宝石。  凌乱野是海外仙魔之境,地理环境与凡世有极大不同,有的地方出产宝石,埋在地下就像普通的石头一样,可是若能拿到凡间,就是倾国倾城的宝贝,普通人几十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但此地离凡世极远,只能透过仙术阵法传送来去。普通人不要说来不了这里,就算来了,也会立即变成巨鸟怪兽的食物,就连低阶修士也抵挡不住那幺多的恐怖凶兽。  高阶修士虽然不怕异兽,但高阶修士没有缺钱的,这些宝石偶尔拿来炼器还可,却没有太大的用途,因此修士们来到此地后宁可去寻找其他的仙宝,对于这些凡人喜欢的宝石都是不屑一顾。  伊山近看着三名同伴在地上乱挖乱采,一个个兴高采烈,自己百无聊赖地走来走去,选了一块最大的紫宝石,挖出来捧在手上,看着这块足有人头大小的巨大宝石紫光纷呈,心里琢磨:「这幺大,要是用来砸人,能一下把人砸出脑浆来吧?,」  突然一阵腥风涌来,他心有所感,立即转身戒备,却看到空中飞落下来一个生物扑到树荫下,抓住他们放下的几个大包袱,往嘴里一丢,喀嚓喀嚓吃了个干乾净净。  「喂,那是我们的乾粮!」伊山近向那生物失声大叫,心里却暗自惊骇:「好厉害,连包袱皮都吃掉了!这究竟是个什幺东西?」  那生物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狰拧的怪脸,上面长满绒毛,似人非人,背生双翼,手长脚长,身材巨大,比他高了一头还多。  太子也丢开手中的宝石,挡在妹妹面前戒备,沉声道:「是翼猿!古书曾有云:「翼猿好美食、好美色,实力强悍,不可小觑!」」  那有翼怪猿仰天大笑起来:「小东西,还真有见识!看你这幺聪明,过来品品我的鸟,就饶你一条活命,」  太子脸色立即铁青,伊山近也听得愕然,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翼猿就将那张狰狞怪脸转向他,神情暧昧地点点头,怪笑道:「还有你!」  这一下伊山近的脸也气得发青,怒喝道:「这是个什幺东西,说的什幺浑话!」  太子咬牙道:「翼猿生性暴戾好淫,生于世外边荒之地,见人即玩弄至死,最后还要把人吃掉!实力强悍,类于中阶修士,甚至还可能超过!」  「我只是聚灵期低阶修士。旁边这家伙最多也只是入道期,勉强可称是中阶修士了!」伊山近心里估算着,立即升起灵力护罩,保护身后的当午不受伤害。  湘云公主却跳出来,指着翼猿大叫道:「别的鸟兽见我们就逃,你为什幺不怕我们?」  翼猿将目光落在当午身上,眼中现出慾望的光芒,嚥着口水道:「这小丫头有点奇怪,我看着也有些怕她。不过就这幺点威慑力,本猿仙还不怕,那些不会说话的笨鸟呆兽又怎幺能和本仙祖相比?」  说着说着,口水就从它的嘴边流下来,怪眼闪闪发光地叫道:「这幺漂亮的小女孩,再可怕也得弄来玩玩,还不快点脱光衣服让本仙瞧瞧,能不能容得下本仙祖的超大阳具?」  它目光斜视湘云公主,怪笑道:「快脱,谁脱得快,就最后一个被吃掉!」  「居然好淫到这种地步,不知死活的东西!」伊山近咬牙大骂,牢牢护在两个女孩身前,不敢稍离。  翼猿沉下脸来,也不说什幺,背上巨翼一拍,纵身直扑过来,长长的利爪轮出,直抓伊山近的面门。  轰的一声,它的手撞击到灵力护罩上,立即火星乱冒,在护罩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星光带。  翼猿怪笑一声,另一只利爪也抓过来,在灵力护罩上用力一拍,发出轰然震响。  「噗!」伊山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发黑,向后摔飞,心中叫苦:「中阶修士的威力就是这幺强?」  太子立即踏上前,挡在翼猿追杀他的路上,张口喷出一道白光,直射向翼猿咽喉。  翼猿举手挡住,那足可洞山穿石的白光射到它的手上只削掉几丛黑毛,惹得翼猿大怒,飞起一脚,重重踹在他的灵力护罩上,将太子踹飞到数丈之外,踏前一步,伸手就去抓湘云公主。  它到底对当午有些惧意,看着湘云公主也是美丽纯洁的小女孩,不由得心中大动,眼中光芒更是淫邪。  「住手!」伊山近已经强忍胸中痛苦扑上来,挡在湘云公主身前,心里却已经明白:「这次恐怕要被这家伙吃掉了!唉,死就死吧,只可惜她们两个死前还要受那样残酷的玩弄……」  想到这里,心中就像火焚一般,拚尽灵力举掌相击,右手上灵光闪烁,重重击在翼猿怪手上,发出轰然震响。  本来可以轻易削金断铁的灵光却无法伤到翼猿的手掌,只是震得猿手黑毛乱飞,巨力反震让伊山近口喷鲜血向后便倒,浑身像被震散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翼猿狞笑一声,一脚踏在他的身上,狂叫道:「漂亮小子,你想被先姦后杀,还是先杀后奸?」  怪猿巨脚踏在身上,沉重无比,伊山近几乎要被踏得内脏碎裂,口中痛苦的流着血,虽然怒目瞪视翼猿,却没有力气爬起来与它拚命,恨得心肺欲裂。  「先挖你眼睛!」翼猿被瞪得心头火起,伸出巨大怪手,骯髒的指甲锋利至极,直向他的双眼挖去。  这一剎那,灿烂光华涌起照耀在他们身上,整个天地彷彿都被这光华耀得一片通明。  一旁,本来被骇得无法动弹的当午身上突然爆发出灿烂光芒,让翼猿眼睛发花,惊得大声嘶吼起来。一向清纯柔弱的美丽女孩,此时眼中光芒迸射,如玉小手轻轻举起,掌心迸射出炽烈光柱,轰然击在翼猿巨大的怪躯上。  翼猿怪叫一声,身体被光柱向后击飞十余丈,重重地摔落地面,发出巨大的轰响。  它嘶声惨叫着,奋力用怪爪撑起无力的身躯,瞪着光芒四射的美丽女孩失声狂叫道:「好厉害的人类,你究竟是谁?」  当午一声不响,美丽小脸上一片宝相庄严,纵身跃过来,挥掌拍击,玉掌距离翼猿还有数尺,一道火光就从掌心中吐出,向着翼猿巨身缭绕而去。  呼的一声,翼猿身上的黑毛被引燃,迅速向各处蔓延,不过转瞬之间,它就被烈火包围。  当午身形如电,绕着巨猿飞速奔行,掌中不断喷出烈火,将翼猿整个身体裹在火中,炙烧得它嘶声惨嚎,满地乱滚,痛苦到了极点。  伊山近在地上费力地撑起身子,已经看得呆了。湘云公主也呆呆地跪下,小心地扶起他,相互依偎着缓缓走向那边,好看得更清楚一些。  在那边,火光沖天。稚嫩美丽的女孩带着一道火光疾速穿行,如仙如魅,娇俏小脸上的严肃神情让伊山近看得发呆,恍然有陌生感涌起。  「这真的是当午吗?」他心里的话被身边的湘云公主喃喃说了出来,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震撼莫名。  翼猿被火光裹住,烧得毛髮炽燃,皮肉烤得吱吱作响,痛苦至极,不管怎幺打滚,都无法摆脱那缠身的烈焰。  「祖宗!放过我吧!」它终于忍受不住痛苦,趴在地上拚命磕头,放声惨嚎:「女祖宗、小祖宗,是我王八蛋有眼不识泰山,求你给我个痛快,别再折磨我了!」  当午冷冷地站在它面前,望着火中哀号的翼猿,一言不发。  翼猿燃烧的头颅在地上狠撞了几十下,磕得地面宝石都碎裂了,也不见她心软,就在地上连滚几滚,遥遥向着伊山近跪伏在地,拚命码头,失声惨叫道:「爷爷、亲爷爷、祖爷爷!求爷爷让奶奶别再烧我了!就是给我个痛快也好啊!」  它狰拧的脸上到处都是烈火,隐约可以看到痛苦至极的神情,显然烈焰焚身的痛苦已经摧毁了它的意志。  「是炼狱冥火!」太子不知何时抚胸喘息着走了回来,抹去雪白俊脸上的血迹,冷漠地道:「传说此火足可炙烧七日七夜,才会将受刑者炼得神魂俱灭!」  「七、七天?神魂俱灭?」翼猿燃烧的怪手抱住头颅,仰天狂嘶:「天啊,杀了我吧!爷爷、奶奶,求你们给小的一个痛快,让我快点死吧!」  没人可怜它,当午更是冷冷地盯着这边,眼中的寒气令人胆颤心惊,即使谁有替它求情的心思,也不去敢和这样的当午说话。  翼猿在地上挣扎滚动了半天,痛苦得死去活来,不管怎幺磕头求饶都没有用,突然伸出燃烧的手指,狂声大骂道:「你们这群姦夫淫妇、狗男女,寡廉鲜耻大被同卧的小畜牲,走一路淫一路的混帐东西,我要把你们扒光衣服统统……」  还没说完,当午已经纵身飘来,纤指轻弹,一道火光射入它的口中,立即将舌头引燃,痛得它嘶声惨叫,满地乱滚,虽然努力想要继续大骂,却已经是声音混乱,听不出它在说些什幺。  它也想跳起来和他们拚命,可是浑身无力,连手脚都已经被烧得皮肉绽裂,骨头都已被引燃,骨髓不住被烧炸迸射出来,落到地上,燃起一处处的小小火苗。  伊山近被迫拉着湘云公主退后,看看旁边威严冷漠的当午,心中一热,还是伸出手去,拉着她向后退。  当午身躯一颤,扭头看着他,眼中射出缠绵依恋的炽烈光芒,突然身子一软,扑倒在他怀中,晕了过去。  伊山近抱着她退到远处的大树下,连声呼唤,半晌才把她叫醒,却已经是瞪大迷茫美目,惶然看着他,又恢复成了原来那个柔弱的小女孩。  湘云公主蹲在她身边,好奇地问:「你是不是又要说,什幺都不记得了?」  当午惶惑地点点头,又摇摇头,颤声道:「不,记得一点,好像是做梦一样……」  她的目光越过他们身边,看着远处火中打滚惨嚎的翼猿,脸色惨白,喃喃道:「原来不是梦……我真的放出火了啊……」  她清澈迷离的美丽大眼睛里面突然流出了晶莹泪珠,扑倒在伊山近的怀里,哭泣着,用柔弱颤抖的声音叫道:「我究竟是谁啊……」  伊山近紧紧搂住她温软娇嫩的纤弱胴体,看她哭泣,心里也很难过,虽然疑惑,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她已经这样了,还是以后再问吧,多半也问不出什幺来。」  湘云公主蹲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渐渐迷离,有奇异光芒射出,娇躯也微颤起来。  等到当午稍微平静下来,湘云公主却伸出颤抖玉手,将她扶起,柔声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真的是好帅啊……」  她美丽的眼睛里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奋力扑上去抱住当午,娇艳樱唇颤抖着向着小女孩纯洁嫩唇吻去。  「住口!」在这千钧一髮之际,伊山近及时伸出手挡在她们中间,让两个美丽女孩的嘴唇都贴到了他的掌上,手心手背都碰触到了温软的嘴唇。  湘云公主这一吻只吻到了他的手背,大为不满,抬眸娇瞠白他一眼,眼中的妩媚诱惑之意却让伊山近心中一蕩,正忍不住想要摸她一把,却被太子从后面一把抱住妹妹,强行将她抱起,咬牙叫道:「你忍着点,淫毒又发作了!」  湘云公主颤抖摇头,青丝散乱在风中飘扬,颤声叫道:「哥哥,我忍不住了啊!」  「唉!」太子长歎一声,抱起她就向旁边的林中走去,虽然嘴角还向外流着血,却还是强忍内伤,救治妹妹所中淫毒。  「你要是身体不适的话,我可以代你操劳!」伊山近在后面好心地说了一句,却被他回头怒视,只得怏怏地退回去,抱着自己的女孩默嚥口水。  过了一会儿,树林中传出了销魂娇吟之声,妩媚至极,简直让人血脉贲张,不敢相信那是年龄幼小、纯洁天真的小公主发出来的声音。  「可恶,我简直受不了了!老子在这边累个半死,你倒抱着你的亲妹妹风流快活!」伊山近呼地站起来,抱着当午就向那边走去,準备提醒他们注意公德,不要干扰别人休息。  听着湘云公主的娇吟声越来越响,当午羞得玉颊布满红霞,将脸埋在他的怀中,不敢抬起。  身处险地,伊山近不敢和当午轻易分开,只得抱着她蹑手蹑脚走到树前,探头向那边一看,不由得大惊,赶忙摀住自己的嘴,差点叫出声来。  身穿华丽宫裙的美丽小公主正躺在太子的披风上面,下体赤露,现出了雪白修长的美腿和娇嫩诱人的嫩穴。  身穿龙袍的尊贵太子此时以狗爬姿势趴跪在亲妹妹的腿间,洁白如玉的俊美面庞上带着毅然决然之色,低头狠舔一母所生的亲妹妹的嫩穴,动作虽然生涩,但经过这些天的磨练,却也渐渐纯熟,直舔得湘云公主颤声尖叫,娇躯耸动,爽得快要晕了过去。  但淫毒的力量并不是这幺容易就能压制下去,湘云公主抱紧他的头,仰天娇吟尖叫道:「好哥哥,来摸摸我这里,再来亲亲我!」  她所指的地方却是她胸前玉乳,上身还穿着衣服,拉着太子的手隔衣来摸。太子却不肯伸手,两人僵持半晌,直到湘云公主气得哭了出来:「你总是这样!人家小文、小锄子摸得人家好舒服,还亲了人家呢,只有你不肯亲人家!」  太子身躯剧震,却还是咬着牙继续狠舔她的嫩穴,连手都缩回来,不肯再去摸她身上。  伊山近和他一起剧震,心中震撼:「原来是这幺回事!怪不得上次我用肉棒插进去她还会流血,原来她直到现在还是处女!这幺说的话,我亲她那次,应该是她的初吻了?说不定她连太子的肉棒都没有见过,这小子还真是够能忍的!」  他看着太子的背影,只觉那背影越来越高大,让他禁不住油然生出敬意:「果然是忍人之心,天子风範。只是每次都用这种方法来压制淫毒,能有多少效用?等哪天她体内积郁已久的淫毒大发作起来,说不定会烧穿理智,彻底变成花癡!」  那边的湘云公主又颤声娇吟,咬紧贝齿,泪光涟涟地叫道:「你不肯摸我,那我来摸你好了!我摸、我摸……咦,你这里怎幺又大又软,好像比我还要大?」  她的手已经越过太子的阻碍,摸到了他的胸膛上,用力狠捏,弄得太子喘息起来,奋力推开她的手,继续低头舔弄。  「太子的胸肌很大吗?不管了,我要受不住了!」伊山近也喘息起来,强忍着布下摄声术,免得喘息声被太子听到。  他抓住当午柔嫩滑腻的小手颤抖地向下面移去,虽然觉得这样很不好,可是下体胀得快要爆炸了,再怎幺也忍不住这样的动作。  「啊!」当午失声低呼,感觉到自己的小手隔衣握住了一根又粗又硬的棍子,羞得面红耳赤。  可是听着那边传来的淫声,以及自己头上粗重的喘息声,她也知道伊山近现在实在忍耐不下去,犹豫一下,还是柔顺地伏下身去,跪在他的胯间,用颤抖的小手替他宽衣解带,脱下了裤子。  粗大肉棒失去束缚,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啪地打在她柔嫩滚烫的俏脸上,吓得她低声尖叫,鼻中闻到奇异的味道,更是眩晕瘫软,不知所措。  幸好她跟了伊山近这幺久,耳濡目染,也不是什幺都不知道的无知女孩,虽然羞得流泪,还是用颤抖的小手握住肉棒,轻柔地上下套弄起来。  「呜、呜,好爽啊……」伊山近仰头爽歎,感觉到她玉手柔嫩酥滑,想着这双玉手刚才还在喷火惩治强敌,现在却在慇勤套弄他的大肉棒,心中更是升起奇异的情感。  当午天真纯洁的小脸上布满红晕,清澈泪珠不断地羞惭流淌,两只小手握住巨大肉棒,不断上下套弄,柔腻掌心磨擦着肉棒,弄得伊山近越来越爽。  她心地善良,看他半天没有射精,最终还是流着纯洁的泪水,羞涩地伸出丁香小舌,在龟头马眼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啊,好舒服!」伊山近爽得呻吟,只觉她香舌温软滑腻,舌尖与马眼相触,说不出的快活。  当午樱唇微启,小心张开嘴,将龟头轻轻地含了进去,温柔地舔吮着,表情认真而羞涩,努力吸吮服侍着他,期望能让他得到更大的快感。  她温暖湿润的小嘴,在紧吸时的力道让肉棒爽得跳动,口腔内壁与肉棒表面的紧密磨擦,让奇异的感觉在两个人心中升起。  柔滑香舌在樱桃小嘴里面轻舔着肉棒,动作羞涩而温柔。当午生涩地服侍着他,在伊山近的指点下,渐渐吞到深处,让龟头碰触到嫩喉,正要试图插进去,女孩却美目翻白,流出了痛苦的泪水。  伊山近慌忙停下,第一次吹箫就让她做深喉,好像太早了一些。  于是他只好抱住清纯女孩的头,轻柔地在樱桃小嘴里面抽插,感受着龟头碰触香舌、口腔的柔嫩温暖,快感不住升起,让他的腿都微微颤抖起来。  在这片树林中,一路同行的四人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都在兴高采烈做着爱做的事。其中用下体与对方接触的两个人,明显比用嘴的人要快乐得多。  可是用嘴的人也因不住进行舔弄而眩晕喘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性爱的人突然受这幺大的刺激,不管是什幺身份都支持不住。  太子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喘息剧烈,身体发抖,只有湿润舌头还机械地舔着亲妹妹的嫩穴,酷似伊山近从前曾被迫对仙女做过的那样。  当午也羞得流泪颤抖,可是尝到男人肉棒的刺激还是让她兴奋眩晕,尤其这根肉棒还是长在她最爱的男孩身上。  她越舔越是兴奋,动作渐趋纯熟,速度也越来越快,口腔与香舌激烈磨擦龟头和肉棒表面,快感潮涌而起,让伊山近兴奋莫名,胯部不断地向前挺去,与她进行激情互动。  与此同时,他还向不远处看去,眩晕地欣赏着那边的口交情景,只觉那赤露下体的小公主如此之美,扭动雪白美体娇吟的模样媚态万端,让他的肉棒胀得更大,满满地塞在当午的樱桃小口里面。  那边的太子越舔越快,甚至兴奋得用牙齿咬嫩穴花唇,刺激得湘云公主失声尖叫,雪白修长的玉腿抬起来紧紧夹住太子的头部,在狂烈的快感之中,兴奋地喷射出蜜汁,直接射进紧咬嫩穴的朱唇之中。  伊山近已经被舔吮了好久,又有皇家亲情大戏的视觉刺激,快感逐渐达到顶峰,在当午又用樱桃小口拚命吮吸肉棒时,他终于忍受不住,目视着高潮中的美丽公主,肉棒狂跳着射出精液,噗噗地射进清纯女孩的纯洁口腔之中。  当午努力地嚥下口中精液,虽然味道奇特,却因为是她爱恋的男孩,让她不忍捨弃,一口口吞了下去。  伊山近更是爽得眩晕,站在她的面前,两腿颤抖得几乎要倒下去。  公主也在那边颤声浪叫,享受着高潮的极乐感觉。  这一对少男少女在同时达到高潮,彼此相隔却有十几步远,性爱对象都是用嘴来满足他们,这一情景也颇为奇特。  许久之后,太子缓缓站起,雪白俊美的面庞上满布红晕,身体都有些摇晃。  他的脸上有几分羞惭之色,原本的阳刚之气尽失,女性的阴柔倒颇显浓厚,双眸波光闪动,腰部也微微颤抖,如风摆杨柳一般,配着堪称绝美的容颜,就像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正在因初夜而娇羞心动。  看着高潮爽晕的妹妹,他幽幽歎息,声音柔细如女子,抬起头来,突然看到伊山近赤着下身抱住当午,正在将湿淋淋的粗大肉棒从清纯女孩的樱桃小嘴里面拔出来,不由身躯剧震,呆立当场,脸上现出羞愤之色。  他迅速转过头去,厉声喝道:「再敢在我面前做这种事,就阉了你去做太监!」  这一声惊醒了湘云公主,她睁开美目,四处扫视,终于看到伊山近的头露在树后,于是好奇地爬起来,看到了他那根大肉棒,刚从当午口中抽出,上面还流着乳白色的液体。  「那是什幺?」湘云公主惊奇地问,满脸天真好奇的神情。  太子这才醒过神来,羞怒地扑上去摀住她的眼睛和赤露出来的嫩穴,自己却不小心看到伊山近湿淋淋的大肉棒向着他晃来晃去,不由震得呆住,心脏狂烈地跳动起来。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闭上眼睛,回想事情始末,平息心神,一字一顿地道:「再敢来偷看我们,就挖了你的双眼!」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japanesegrills学生18 risingstorm2进不去

因为城市规划我们工厂搬迁到郊外,我和老婆只好在郊外租房住。房东有个女儿,叫谢莉,24岁,长的一双豪乳,纤细的腰 […]

岳婿又大又长视频 岳婿之爱

, 灵山峰头聚彩霞,极乐世界起瑞云。   大须弥山大雷音寺内,唐僧五师徒正接受佛祖赐封。   “唐僧,汝前世原 […]

家翁的粗大炮 家翁爹的粗大

, 她叫月月,我们是在服装厂上班时通过别人认识的,刚好那段时间我们都辞工,便多了时间在一起。她是张得很娇小和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