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3章可能是莞城回来的女技师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0193章可能是莞城回来的女技师
  因为隔二天就跟陈玉玺去缅甸收购翡翠原石,但是葛家村的拆屋工作,他又有点担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时,他想到了民大退休的葛青云主任。  他想跟他商量一件事:每天麻经理的工人拆房的时候,他去现场看。  观察他们是否仔细认真地把可以完整拆卸的旧料,完整地拆卸下来。  每天从工地运走了多少车旧料。  麻经理看上去是诚实本分的人,但是多一道监督机制,总是多一份保险。  他打通了葛青云的电话:“葛老,在忙些什么呢?”  “是小林呀,我一个老头子又能有什么事情忙,天天在葛家楼这边看你那帮拆楼的工人干活呢。这帮工人干活真是细致,一片瓦一块砖头都不会弄碎,你是从哪里请的专业拆房技木工人的?”  林元跟他闲扯了几句,并没有说具体的事情。  因为他觉得这事还是面对面地交流比较好。  “葛老,我现在开车去葛家村,等下去你家喝茶。”  “好呀,我在家里等你。”  林元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才赶到葛家村。  车停在葛家村小学停车场。  下车后意外看见广场上有一个女人开着奔驰车在练车。  诺大的广场正是练车的好场所,即使方向盘打偏了,也不碍事。  林元一眼看见了是葛冬福昨晚开的那辆奔驰车。  车上试车的女人正是许慧妹。  他们回到了葛家村。  看样子好事将近了。  葛冬福买了好车,又带回了一个长相标致的年轻女人。  等于向葛家村人昭示:谁说我葛冬福娶不到老婆,只要有钱,我四十岁的葛冬福一样可以娶到二十多岁的年轻妹子。  有钱人的日子过得就是爽。  葛家村的人也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这个秃三现在可算是风水了,买花百万买奔驰车,又不知道从哪里快泡到一个年轻的妹子……”  旁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说不定是莞城回来的女技师,这种女人只要有钱,就是个癞子,她也一样会跟你。”  “嘘,不要让她听见了,不然她会骂你的。”有人嘘声提醒。  “冬贵婆,来了。”有人看见了葛老二葛冬贵的彪悍老婆,开个电动车过来了。  “冬贵嫂,你家冬贵又跑出去了。你瞧秃老三又买好车,又找年轻老婆的,人家是千万富翁哦,小心他一脚把你蹬了,再找一个漂亮的。”有人不怀好意地提醒说。  “他敢,不怕我剥了他的皮。再说我在这个家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手的钱也并不是全部由他掌控。”  葛冬贵女人骄傲地说。  那气派颇有一股老娘是老大的气势。  “冬贵嫂,关键是谁掌握财政大权的问题。”村民中不嫌事大,喜欢调拔是非的大有人在。  “屁话,这个道理还用你来教老娘。”  女人根本不把眼前说闲话的一帮老娘们看在眼里。  哼,一帮穷酸,个个说话都是一股浓郁的穷酸味。  老娘是千万富翁,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冬贵嫂别走,让秃三媳妇教你开豪车。”背后传来村妇的喊叫声。  “哼,得瑟什么,不过是花钱买来的,老娘不稀罕。”  葛二嫂的不屑哼声,许慧妹也听见了。  不过,她并不愿跟她计较。  “别以为老娘好欺负,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么?”  不过现在还没有把事办好,还不是葛老三法定的老婆。  只好忍气吞声了。  到了大家都是葛家媳妇的那一天,看到时谁怕谁?  此时她看见了小学大门口停下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熟悉的男人。  不是林元,又是哪个?  这个香料佬来葛家村干嘛?  她在羊城看了林元的朋友圈,他上传了几张黎文明开螺蛳粉店的照片,然后她火急火燎从羊城赶到南仁。  找到了黎文明,跟他大干一架。  原以为在自己的软泡硬磨之下,黎文明会屈服地接受自己的。  从此以后,他就能跟他过上双栖双飞的幸福生活。  可谁知陈小青冒了出来,并且还闹到了派出所。  从派出所出来后她万念俱灰,沿着嘉江路朝前走,看见汹涌的嘉江,有一头跳下去淹死算了的欲望。  正当她朝嘉江桥走去,准备从桥上一跃而下时,后面一辆奔驰把失魂落魄的她刮噌倒地。  正是刚从4s店提车的葛冬福。  他开着新买的奔驰车,沿着嘉江路走,沿路看见许多成双成对欣赏夜景的情侣,心内正冒着虚火。  老子是千万富翁了,会找不到女人做老婆么?  他在南仁最高档的星级酒店住了几夜,每夜花几千元召唤一个夜莺女郎,释放了几十年难以排解的欲望。  几天后,感到内心特别的郁闷。  他开始严肃地思考人生的另外一个问题:娶妻生子和成家。  以前穷,条件不好,形象又不佳,挣的钱饿不死自己,但养不了家。  媒人介绍一个个,最后都没人看得上自己。  现在近二千万财富,省着点用,够一辈子花销了吧。  难道还没有女人愿意跟。  他怎么也不相信。  可是在这大城市,应该怎样去认识一个正经的女人,他确实不知道如何下手。  文化水平本来不高,微信QQ聊天也不擅长。  他也知道那些花钱买来的女人,暂时泄泄火可以,弄回去当老婆,肯定不行。  或许是老天都是眷顾有钱人。  于是他意外碰到了许慧妹。  送她去医院,陪他说话,又慷慨付她几万元医药费。  许慧妹同时也现了新大6,不,是宝藏男。  动用了一点点小心计,紧紧把四十岁的葛冬福拴在了身边。  现在看见了林元,内心对他还是有一丝感激之情的。  她看见了林元开的也是一辆价格不菲的好车。  眼前一亮,暗自嘀咕:说实话这香料佬也算是有本事的人,在羊城集贸市场开香料店卖香料,又跑到广西南仁来开店做生意,还买得起五六十万的车。  形象方面长得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口才也不错。  是理想的谈心撩骚的对象。  假以时日,把秃老三哄圆全了,把财政大权抓在手里,花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砸到男人身上去,她不相信会有男人不动心的。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

他坐在我的旁边,我看着他好看的侧脸,这些天如同梦境一般。       他的出现, […]

毛子大不大 毛子为什么叫毛子

最佳答案2 睡木头的小考拉 :“毛子”一词,是北方人对西洋人的贬称,如洪深《走私》:“看不出他是真毛子,还是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