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tvvivodes欧美

红龙小姐姐的异世界之旅——触手服 1-4
 第一章  潜  緻爱瑞丝,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叫艾裏浩斯的学院?这是一个非常秘密的学院,隶属于教会,用于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活动…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森乐即将到这裏。  想必您已经从管家得知,菲利尔殿下所言「森乐前往魔界从事侦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而撒谎的原由也显而易见:这个没有节操的公主不在意森乐已经和您是未婚妻的事实,想要夺取森乐。  啊,可怜的森乐想必还被蒙在鼓裏吧,他或许还坚信那个艾裏浩斯学院裏真的有準备颠覆国家的组织,完全意识不到那个卑劣的公主即将伸出的魔爪…              某个热心群衆  艾裏浩斯学院不仅位置偏僻,还具备很强力的结界,纵然您实力强大,也未必能找到进入的办法。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本人得到了一点小窍门—今晚12点,请将这张信纸放在某个开阔的平地上,便会自动展开前往艾裏浩斯的术式。不过请务必一个人前来,以免引起对面的警觉。  「卡兰特拉,有什麽新的情报麽?」爱瑞丝放下了手中的信纸。魔界通往现世的传送门很难修建,就算是强者遍地走的龙岛也仅此一座,如此关键的地方自然有重兵把守—然而这封来曆不明的信却出现在了这裏。  刚从传送门回来的管家虽然很好奇信上的内容,却也知道现在更重要的是确认王城那边的情报,闭眼看了下这段时间的传信魔法来的消息,而结果某种程度上也在意料之中:「王城传来的消息,菲利尔和我们见面后数个小时就消失了,目前没有任何目击情报,推测是通过传送离开了」  「果然如此」见信裏的内容得到了确认,爱瑞丝不禁咬了咬牙,虽然还是有点质疑送信人的身份,但是此时对森乐的渴望压倒了隐隐约约的不安「今晚我出去有点事,你帮我应付一下父皇。」  「……」卡兰特拉似乎想说什麽,但终究只是点了点头。  这就是艾利浩斯学院?拢了拢兜帽,爱瑞丝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虽然名爲学院,但是可能「教廷地下基地」是个更合适的称呼,整齐的岩石台阶一路向下,幽暗的烛光飘忽的闪动着,只能照亮出一小块地盘。也许是已经半夜的缘故,四周并没有人影,这也让爱瑞丝松了一口气。  「没看到传送阵的痕迹,做出这卷轴的人还真是深不可测」爱瑞丝暗暗嘀咕道,当然,能悄无声息的潜入龙岛把一封信放在龙族公主的面前,怎麽也不会是普通人。  做了个奇怪的手印,爱瑞丝的身形慢慢变的透明起来,贴着石阶一路向下走去,不知什麽时候,周围从干燥变的有些潮湿,而前面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股亮光,正当爱瑞丝感到奇怪的时候,光芒越来越盛,仿佛绸缎一样披在身上。  「撕……」身爲龙族公主,龙王的掌上明珠,爱瑞丝可以说见多识广,不仅仅是世界上的名胜古迹,连魔界的不少地方也去过。然而眼前的一切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一个巨大的湖泊,原先好像是一个溶洞,十分开阔。如果只是普通的湖泊当然不至于让爱瑞丝如此震惊,问题是湖泊裏并不是水,而是被称作「圣水」的奇迹。爱瑞丝是知道圣水的,人类在战争时期常用这种奇怪的东西,不管多麽严重的伤势,只需要一小勺就能痊愈,同时还能大幅增加使用者的力量甚至魔力,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道具——而现在这裏有一大湖。  不仅如此,从散发出来的光芒来看,这圣水还拥有极佳的质量。巨量的光芒甚至可以穿透墙壁。湖泊的上方时不时出现一个魔法阵,流出一缕圣水后消失不见,湖心则是漂浮着巨大的棱形水晶,只是不知爲何有个巨大的缺口。  定了定心神,爱瑞丝这才回想起了此行的目的——找到森乐。巨大的圣水湖泊周围零零散散有一些教廷的人,而周围却没有一间类似房屋的建筑,只有湖泊对面有一个狭小的通道。显然,只能继续前进了。  透明化的爱瑞丝并没有被阻拦,一路到达通道面前,正準备走进去时,却意外被一股柔和的推力推了出来。  「结界麽?」并不感到意外,爱瑞丝暗自发力——没有什麽结界能阻挡一头巨龙————然后噗通一声,她被反推到了地上。  「得想点办法了……」爱瑞丝有点苦恼,破除结界的法术并不在她的知识储备裏,毕竟从来没有结界能阻挡一头巨龙。正当她绞尽脑汁的思考一些破坏力不那麽强的法术时(怕把溶洞震塌),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了湖边的几个骑士。  不知爲何,整个溶洞裏游蕩的全是女性——这并不正常,以爱瑞丝爲数不多的对人类王国的理解,女骑士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当然这并不重要。  「她们应该知道怎麽进去」这麽想着的爱瑞丝悄悄跟在了一个落单的骑士身后,从背后抓住她的头然后扭过来,全然不顾仿佛扭动一个生鏽的门锁一样的声音「看着我的眼睛。」  龙族的魅惑术快速的生效了,本来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的骑士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炯炯有神,就是眼珠带上了一点红色。  「我想进那个通道,应该怎麽做?」爱瑞丝直奔主题。  「那个通道只有学生能进去,我们没有办法」受到魅惑的骑士如实答道。  竟然真的是学校?这裏哪裏像学校了?爱瑞丝默默吐槽了一句,突然计上心来:「那麽,帮我登记一下,我也能成爲这裏的学生吧?」  「没问题,不过仪式需要我的几个同事帮忙,我一个人做不到。」骑士知无不言。  在骑士的指引下,爱瑞丝用同样的办法魅惑了几个修女打扮的人,然后跟着她们来到了湖边,湖泊的边缘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内向的半圆突起,材质有些特殊,是一个不知道什麽但是很光滑的材料铸成的。虽然很疑惑仪式爲什麽需要到湖边,但是对自己的魅惑极爲自信的爱瑞丝还是站在了上面。  「然后呢……嗯??干什麽?」脚下突入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魔法阵,正想跳开的爱瑞丝突入发现不知什麽时候,自己的四肢已经被套上了束缚法阵。法阵的束缚力极爲强大,以龙族的力气甚至无法挣脱。正想开口放龙息的爱瑞丝却发现自己连口也张不开了,看来或许脖子也被套上了法阵。  本来在一边一动不动的修女突然走上前来,爱瑞丝虽然想先下手爲强,却受限于束缚法阵完全无法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拿出一个奇怪的盒子——盒子裏是一颗发光的圆球,修女直接伸手抓住,然后一把塞入了爱瑞丝的小穴——甚至还掏出来一个不知哪来的棍子,往裏顶去。  「不要啊!我第一次是给森乐的啊!」然而修女并没有在意爱瑞丝的哭喊,当然这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了。薄薄的一层膜并不能阻止圆球的入侵,它很轻易的穿了过去——而修女也拔出了棍子,静静的站了回去。  沈浸在失身的悲伤中的爱瑞丝突然发现,小穴裏的圆球竟然吸收了一点破处的血液——甚至默默的变的温热起来。一股莫名的热量甚至修複了伤口,而痛感也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则是轻微的快感——仔细感受才发现,圆球竟然在慢慢的向子宫移动!  大脑有点宕机的小公主突然发现,一根半透明的白色触手哗啦一声从湖中冒出,触手的顶端有一个人头那麽大,仿佛一个花苞一样。被吓到的爱瑞丝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却被束缚法阵牢牢锁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苞绽开,前端的花蕊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下,然后一下子从裤腿钻了进去。  圆球这时也已经移动到了子宫口的位置——一个小小的蓄力过后,爱瑞丝的子宫裏遍永久的多了这麽一个小玩意儿。  而与此同时,经过了一系列的摸索,「花苞」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花苞」绽放开来,大量的触手扭在一起,不得了的大小在小缝前稍一停留,然后一下子钻了进去。红龙公主良好的体质承担了这一切,看似稚嫩的小穴容纳了夸张的直径,但触手显然不满足于仅仅占有爱瑞丝的小穴,它们甚至还在继续深入!  花蕊的前端已经贴近了子宫口,而外部的花苞也紧紧的包裹住了爱瑞丝的下半身——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花蕊前段突然分出了一个小块,一下子突入了娇小的子宫。前所未有的入侵让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红龙公主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闷哼,却受限于脖子的禁锢法阵并没有继续——爱瑞丝突然生出几分荒诞的念头,多亏了这个法阵,不然今天真的会丢死人了。  子宫深处的触手和先一步进入的圆球链接在了一起,内部与外部的连通带来了一种倒错的快感。陌生的触感让爱瑞丝陷入了迷惘,这种感觉竟然出乎意料的……有点舒服?  噗通——不知什麽时候,束缚法阵已经松开,然而爱瑞丝并没有办法离开——深入子宫的触手仿佛狗链一样把她拴在湖边,而深入体内的触手也并不安分——颇爲活跃的触手在小穴裏拱来拱去,爱瑞丝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止住了想要哼出声的沖动。更要命的是子宫裏的那一小团触手——自从进入子宫裏,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几十根分出来的小触手探编了子宫裏的每个角落,敏感的内壁被触手剐蹭的感觉让爱瑞丝完全无法站立。  「嗯?这感觉是什麽……?我能感受到这片湖泊……?」爱瑞丝陷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想要找回清明,却意外的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整片湖泊好像有了生命,它们在向自己……打招呼?  「呜喵~ 」触手用实际行动告诉爱瑞丝这并不是她的错觉,大量的圣水通过触手被吸收,然后灌注进了她的子宫。甚至肉眼都能看到水平面在慢慢下降——而且完全看不到停歇。  圣水奔着娇小的子宫涌去,很快便让小肚子秃了起来——爱瑞丝发出一声闷哼,却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龟裂声——湖中心那颗带缺口的菱形水晶,竟然破碎了三分之一下来,碎掉的部分化爲光点,沈入湖中。  「原来那水晶是这麽碎的啊……」爱瑞丝漠不关心的想着,却突然看到光点慢慢聚成一团,直奔自己而来。光团速度极快,甚至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涌入了她的子宫——而圣水的传输也在这时停止了。光团涌入了之前的圆球之种,然后开始飞快的吸收着子宫裏的圣水。正当爱瑞丝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感受到强烈的震动——一股强烈的白光透体而出,在娇小的体内绽放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没有了束缚法阵的帮助,爱瑞丝情不自禁的大叫出声——娇小的子宫膨胀到了极限,却不知爲何没有带来痛苦的感觉,有的只是连绵不绝的快感。高潮仿佛永不停歇,爱液不要钱的喷涌而出,浇灌在紧紧包裹在下体的花苞上——花苞似乎变的更加豔丽了。  子宫被撑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小,而白光的爆发似乎也到了终末——子宫裏的花朵破碎成碎片,大量白光透体而出,甚至让爱瑞丝的头发都染上了一丝白色——无数的碎片拍打着娇小的子宫壁,高潮后不断收缩的小穴挤在粗糙的触手上——而小穴裏的触手也并不客气,在稚嫩的小穴裏进进出出,密集的突起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快感,让未经人事的公主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不知过了多久,触手才停止了运动,缓缓抽出,而爱瑞丝此时已经变成一个白炽灯了……              第二章  触手服  「嗯……」虽然还残留着一点高潮的余韵,爱瑞丝还是站了起来。龙族的魅惑发挥了极好的效果,修女和骑士们还是在旁边站着一动不动。看着几分锺前那个往自己子宫裏放奇怪东西的修女,爱瑞丝露出了複杂的神情,事到如今她当然理解了修女行动的理由,但是理解归理解……  「话说回来,这白光得想办法屏蔽一下啊……」爱瑞丝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周围,一片梦幻般的光点环绕着她的身体,好看是好看,但总归太过明显——自己是来救出森乐的,潜入总不能自带特效吧。  之前那个往自己子宫裏塞东西的修女站了出来,递给爱瑞丝一个颇大的口袋,按她的说法似乎这件衣服能够起到作用的样子。对自己的魅惑能力深信不疑的爱瑞丝并没有多想便接了过来,只是心裏的某个角落还是有点疑惑「她是从哪裏拿到那麽多奇怪的东西的……」  袋子裏是一件颇爲华贵的礼服,通体纯白,长长的裙摆拖到地上,尾端带着一圈黑色的蕾丝,整体却是半透明的纱制。背后开了个大口子,而前面则是抹胸的样式——然而并没有肩带,爱瑞丝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她可不觉得自己能撑起来……不对,她可不会穿这麽不知廉耻的衣服。  袋子裏还有一条小小的胖次,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一双过膝的长靴,还有一双白手套和一顶礼帽——全都是象征纯洁的白色,恰好是爱瑞丝的喜好。然而并不能穿上抹胸——不愿意穿上这麽不知廉耻的衣服的小公主还是悻悻的放了回去。  正想让修女想个其他的办法,爱瑞丝突然想起了森乐的话「等你成年了就行……」,伸到半空中的手突然收了回来「大不了用念力……」  礼服的穿戴并不简单,在几个修女的辅助下,爱瑞丝好不容易才穿戴整齐,礼服的下半部分的透光度超出了爱瑞丝的想象,正当一手挡住下身一手提着抹胸的爱瑞丝準备释放念力固定住衣服时,礼服突然活了过来。  抹胸的内部不再是平整的布料,而变成了密密麻麻的触手,反应不及的爱瑞丝还来不及扯开,就被触手紧紧咬住了小小的乳头。触手传来了夸张的吸引力,甚至上乳头凸起了一大段——更多的触手舔舐着缺乏保护的乳头,另外一部分则是围绕着小小的胸部不断揉搓。而这还不是结束,一些细小的触手甚至钻进了娇小的乳头,深入的快感让爱瑞丝情不自禁的向后仰去——然后又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感受着难以形容的异物感,爱瑞丝尝试着坐起来,却发现难以办到。胸衣上的触手并不安分,不仅外部的触手在拼命的蠕动,粗糙的凸起不断从敏感的乳头上刮过,深入胸部的小触手也夸张的扭动着,完全不在意这裏只是脆弱的乳腺。没有经曆过的夸张play让爱瑞丝绷紧了脚趾,爱液也开始慢慢涌出——然后内裤也发生了变化。  和胸衣一样,本来还有点小清新的内裤完全变成了一个噬人的大嘴,密密麻麻的触手群在少女的重要部位来回探索——而它们也很快发现了目标。几条触手纠缠到了一起,在小缝勉强稍作停留,便一口气沖了进去。  爱瑞丝下意识的闭紧了双腿,然而蠕动的小穴并不能阻止近在咫尺的入侵,而溢满的爱液则成了帮兇。触手一路深入,竟一口气到了子宫口面前。触手们似乎对这一块软肉很肝兴趣,几条细小的触手在子宫颈上来回穿梭,更多部分则是在周围戳来戳去。  上下两处重要地点同时受到入侵的爱瑞丝凭着坚强的意志没有昏过去,但也仅此而已了。在触手们的努力下,小穴一次一次的收缩——连绵不绝的高潮让她完全无法做任何事情,而高潮后收缩的小穴压在粗糙的触手上,更进一步的加深了快感,这种循环完全看不到停止的迹象。  更多的部分也露出了狰狞的面貌——是的,所有衣服其实都是触手组成的。靴子,手套,礼服的其他部分纷纷变形,大量的触手覆盖了爱瑞丝身体的每个角落,将她就像一个粽子一样包裹起来。而爱瑞丝的智商也终于在最后一刻之前上线了,她竭尽全力的喊道:「你们,快来帮我一下!」  还是那个修女,只见她拿出了一个盒子,按住两边,盒子裏是一个奇怪的道具,最底端是一个小方盒,一根细杆把它和一个鸡蛋大小的椭圆球体连接在了一起。修女拿着这个奇怪的道具慢慢走过来,然后缓缓伸向了爱瑞丝的下体。  虽然爱瑞丝对于继续往小穴裏塞东西心有余悸,但是夸张的活动着的触手不允许她有选择的空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修女把椭圆形球体塞向了下体。而触手们仿佛感受到了什麽一样,纷纷让出了通道,甚至钻入子宫颈的触手也退了出来。也许是高潮次数太多,爱瑞丝的小穴足够的湿润,本来有些偏大的蛋状球体毫无阻碍的压进了小缝。侵入的快感让爱瑞丝情不自禁的闭拢了双腿,却在下一刻被修女强行掰开。  椭圆形的球体直到抵住子宫颈才停下,顶着子宫颈戳了戳,似乎在确定有没有到底,而这时甚至还有一小半细杆还残留在外面。修女没有让爱瑞丝久等,不知道怎麽的操作了一下,就听到咔擦一声,方盒的表面浮现了一层独特的纹路,然后裂口了——露出了一个更小的方盒,似乎这才是本体的样子。细杆也脱落下来,被修女抽了出来丢在一边,而裏面则是柔软的线。修女将小盒子递给了爱瑞丝,然后又站了回去。  触手少了很多——至少比起之前快把爱瑞丝包成粽子的时候。内裤裏的触手还是保持着侵入,而乳腺裏也保持着,不过谢天谢地,它们确实消停了不少。爱瑞丝看着眼前的小盒子不知道怎麽处理,却突然发现右腿上不知什麽时候多出了一个腿环——上面有五个格子,而每个格子正好可以容纳一个小盒子。面对如此明显的提示,爱瑞丝苦笑了一声,把小盒子别了上去。  还没等她松口气,体内的圆球似乎又开始了异动。圆球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压着子宫口的地方开了一个圆孔,将子宫口的软肉全部含住。不仅如此,圆球甚至慢慢的变大,仿佛要塞满子宫的末端似的。身体内部的异动给了爱瑞丝一种压迫感,当然她并不能做什麽。  圆球,好吧这时已经不能叫圆球了,一个碗形的装置紧紧的扣在爱瑞丝的子宫口上,而刚才开的圆孔裏则伸出了一根细长的导管——这跟导管似乎是要传过柔嫩的子宫颈的样子。一路延伸的导管毫无阻碍的深入,而爱瑞丝只能捂着下身一脸无助。  深入了子宫的导管前段开始像喇叭一样敞开,然后反过来扣在子宫内,敏感的子宫颈被夹住的快感让爱瑞丝情不自禁的嘤咛一声,然后又交出了一波爱液——被完美封住的子宫口并没有漏出一丝。  「啊……」终于告一段落,爱瑞丝强打着发软的大腿站了起来,正想问一些事情,却突然感受到内裤又是一阵异动——经验丰富的爱瑞丝维持着半蹲的姿势双手撑地,正準备迎接小穴的沖击——却突然感到几根细小的触手钻进了尿道,而后庭被一串鸡蛋大小的串珠深入。  「不是吧……那裏也要啊」意想不到的沖击让爱瑞丝终究还是摔到了地上。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

他坐在我的旁边,我看着他好看的侧脸,这些天如同梦境一般。       他的出现, […]

毛子大不大 毛子为什么叫毛子

最佳答案2 睡木头的小考拉 :“毛子”一词,是北方人对西洋人的贬称,如洪深《走私》:“看不出他是真毛子,还是假 […]